? 中世纪崛起第二百六十二章 赶尽杀绝,中世纪崛起第262章 赶尽杀绝_历史军事_新顶点小说 2019老版太子报
新顶点小说 > 中世纪崛起 > 第二百六十二章 赶尽杀绝

第二百六十二章 赶尽杀绝


  “一群蠢货!十几个人你们都TM抓不住!笨蛋!”
  贝桑松城中的一座伯爵府邸中,贝尔纳的嘶吼声传遍了整个府邸,府邸中所有的家臣、奴仆都不敢轻易走动出声,生怕引起自家主人的主意惹来杀身之祸。
  一声玻璃瓷器摔地的破裂声响起,接着又是贝尔纳的嘶吼,“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及时向我禀报?”
  公事房中传来了几声微微的声音。
  “那你们这群杂种抓到人了吗?你们知道这件事意味着什么吗?天啦!我TM怎么就养了你们这一群猪!”
  “滚!!全都给我滚!”
  随着几声踢桌子摔板凳的响动,那个索恩城的邑督子爵带着几个骑士军官模样的人匆匆退出贝尔纳的公事房,尽管天气寒冷他们的额头上却挂满了汗珠,逃也似的离开了伯爵府消失在街头。
  府邸公事房中,贝尔纳面色赤红,眼珠子鼓瞪得都快爆了出来,他望了一眼被砸得乱七八糟的房间,朝门外大吼一声让仆人赶紧收拾。
  两个仆人战战兢兢地拿着扫帚进了房间,跪在地上清理满地的碎片,侍候在门口的伯爵府总管赶紧端着一个放着葡萄酒的托盘进了屋,给贝尔纳倒上了满满一杯葡萄酒。
  贝尔纳拿起酒杯喝了一大口,心中的怒气稍缓,对府邸总管问道:“让你去法比奥那儿打听的事情办得怎样了?”
  总管抬手挥退了屋中两个收拾的仆人,低声对贝尔纳说道:“伯爵大人,法比奥大主教(伯国大主教兼贝桑松主教)至今没有接到任何关于阿萨辛的消息,也没有任何人向贝桑松大教堂提出指控。埋伏在鲍尔温和奥洛夫两天头狐狸身边的鹰眼也没发现异常。”
  贝尔纳闻言更加觉得离奇了,“今天早上从第戎回来的飞鸽也带回了消息,第戎也没发现他们的身影。这群杂种跑哪儿去了?难道他们真的去巴黎了?”贝尔纳越发觉得恐慌,若是真的去了巴黎,那事情就将彻底失去掌控。
  “伯爵大人,那些人有没有可能带着阿萨辛去了隆夏山区?或是被鲍尔温藏了起来,或许对手打算借此威胁您。”总管希望事情往稍微好一点的方向发展。
  “但愿如此!但是我们不能心存侥幸,我们必须让这件事的负面影响降到最低。”
  “让你办的事情如何了?”贝尔纳用血红的眼睛盯着府邸总管。
  府邸总管再次压低了声调,“那两个曾经联络过阿萨辛的仆人已经被干掉了,我把他们埋在了城外一处荒林中。索恩城里知道阿萨辛的几个守城军官都被灭口了,不过埃罗尔子爵和大学士~”
  总管的眼中居然也闪过了一丝杀意。
  贝尔纳叹了一口气,“阿萨辛没有见过埃罗尔的面,而且他虽然愚蠢但是还知道死活,我会警告他紧咬牙关。不过大学士那儿就有风险了,你给大学士安排一个隐蔽的去处,让他躲一段时间,等风波过后再露面。”
  贝尔纳已经决定放过两人,总管脸色也恢复了正常。
  “现在我们的焦点要放到迪安家族,我真TM想一剑砍了迪安那个小杂种,出的什么烂主意,敌人没被干掉自己先引火烧身。”
  “既然迪安那个小杂种是整个事情的主谋,又是闹腾得最厉害的,那这个弥天大祸必须由迪安家族承担。”
  “你立刻派人去蒂涅茨,把迪安的母亲连同他的那个情妇和私生子一块带回贝桑松,然后告诉迪安父子,若是整件事与我无关,我自会保证他们的女人孩子性命无忧,运作得好的话他父子也能捡一条烂命。”
  贝尔纳换上了杀气腾腾的语气,“若是这件事有丝毫牵扯到我贝尔纳,我会将整个迪安家族碾成灰烬。另外传令驻扎在温切斯顿庄园的军队,给我密切注视迪安家族的动向,要是敢让迪安家族的人逃脱,我一样会宰了他们!”
  “是,我立刻派人。”府邸总管躬身退出了房间。
  等房中空无一人,贝尔纳透过窗户望了一眼西方,自言自语道:“究竟是谁能有这么厉害的手段~”
  ............
  “是谁?究竟是谁?究竟是谁?”
  蒂涅茨郡,温切斯顿庄园领主府邸中,曾不可一世的宫廷护卫骑士迪安此时面如死灰,嘴里不停地重复这句话。
  “我们派出南方的那两个家伙到现在还没任何消息,难道你还猜不出是谁吗?”老迪安也坐在靠椅上蒙头掩面,焦虑万分。
  “可是我们派了几波人去查探过,更本没有异动。”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更加肯定就是那个人做下的,我们派去的人肯定早就被干掉了,不然无论任务完成与否他们都该退回来了。”
  事到如今,其实老迪安已经不在乎究竟是谁跑到索恩城中捣毁了那个巢穴,他关心的是如何应对这场灭顶之灾。
  就在昨天,一支贝桑松来的队伍突然闯进了温切斯顿庄园,带着贝尔纳伯爵的口令接走了迪安的母亲和那个妓女情妇以及迪安的私生子。
  迪安父子不敢有丝毫的违逆,前来庄园带走亲眷的那个骑士说得很清楚——迪安父子的嘴严密与否将直接决定到整个迪安家族的生存与毁灭。
  “父亲,是我毁灭了迪安家族!”年轻气盛的迪安终于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老迪安起身拍了拍儿子的肩膀,安慰道:“贝尔纳伯爵暗示我们只要能保证不乱说,他会设法在背后运作保住你我父子的性命。”
  “如何运作?我们在贝尔纳和内廷投入太多的钱财,如今我们手里的剩下的二十几万芬尼的钱财哪够填饱教会的肚子~”迪安有些绝望了。
  “我已经下令贱卖我们的所有商铺和商队,西南庄园也会低价卖给我的一位好友。我估算在祸事爆发之前我们能筹集到两百万芬尼交给贝尔纳伯爵帮忙运作,希望这两百万芬尼能将迪安家族从悬崖边拉回来吧。”商海沉浮了一生,没想到会因为一个愚蠢的决定而断送数代人的基业,老迪安眼中闪烁着落寞的泪花。
  “我们还得指望南边的那个家伙不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吧~”
  ............
  “......告诉他们,立刻按计划行事。这次我就是要将迪安家族赶紧杀绝。”巴黎城东的一间旅馆内,亚特将一封盖了火漆印章的亲笔密信和一只装满金饼和银币的钱袋交到了罗恩手中。
  从巴黎圣母院大教堂异端裁判所出来以后,亚特立刻回到潜伏罗恩几人居住的旅馆,将此次行动的结果以及亚特对事态的预判写成了密信交由罗恩带着一个士兵飞马潜回勃艮第伯国。
  亚特猜测过不了多久就会有人给对手告密,他必须在对手之前先向鲍尔温伯爵的和奥洛夫主教传信,让两人占领先机设法借机扳倒对手,至少削弱对手的实力。
  等罗恩交出密信过后,他将火速回到山谷,传令先行赶回的安格斯组织所有的力量对迪安家族进行绝命反击。
  “罗恩,你要记住时间就是一切。这个时候不要心痛马匹,跑死一匹就再买一匹,你早一天赶回勃艮第伯国,我们就多一分胜算。”
  “这次的行动将直接关系到我们未来的一切,都寄托到你的身上了!”亚特重重地拍了拍罗恩的肩膀。
  “老爷,这一天我们已经等待很久了,我们立刻出发。”罗恩收起了密信和钱袋,转身出了房间,朝马厩奔去......
  罗恩出门纵马离去,亚特刚刚端起酒杯喝下一口压住了内心的激动,道森就带着一个体态微胖吏员模样的中年男人来到了亚特的房门前,“大人,这位是银币行会的卢卡·马里克先生,他一直在负责介绍商客贵族与圣团骑士之间的借贷。”
  这个卢卡是银币行会一个挂靠的吏员,主要是靠替商人和小贵族办理与圣团骑士之间的借贷业务养家糊口,算是金融中介人,圣团骑士向商人和贵族提供借贷服务,但是过程万分繁杂,许多商人贵族就雇请这些谙熟流程的中介人代为操作。
  亚特看了一眼这个一脸和气的男人,答道:“很好,赶快请卢卡先生进房间。”
  亚特朝门口招了招手,然后对身边的随从吩咐道:“马修,让旅馆准备几杯可口些的葡萄酒。”
  “卢卡先生,我的随从应该已经给你说了我的想法,你能否帮我尽快办妥借钱的事情?”亚特时间宝贵,开门见山的说道。
  “亚特男爵,向圣团骑士请求借钱本就有繁杂的过程,尤其您又是来自遥远的勃艮第伯国。按照圣团骑士对贵族借贷的规定,您必须先向圣团骑士提出借贷的署名文书,并附上勃艮第伯国宫廷对您的册封受勋的文册和身份佐证文册,以及您封地位置、土地的大小、领民数量、领地财产、是否有债务等情况的清册。这些东西交给圣团骑士的农人修士(专职管理财产)进行核审,通过以后交由骑士会议讨论,讨论通过后他们会派人到勃艮第伯国对您及您的领地及财产进行查验,最后才您才能亲自到圣团骑士洽谈并签署借贷契约,以领地或等价财产作为借贷的信保......”
  这套流程和后世的银行借贷大致相同,不过等办完这些流程基本也就过来了大半年。
  “停!卢卡先生,我愿意花钱雇佣你来帮我做这件事就是因为我没有时间。你直接说有没有捷径?”亚特打断了中介人的话题。
  卢卡左右看了一眼屋中的几个人,有些犹豫。
  “他们都是我的贴身侍卫,不会多嘴。”亚特打消了卢卡的顾虑。
  “有捷径,但是你们得为此支付借款额度五分之一的孳息,且借贷数额不能超过五十万芬尼。”
  “哦?请你详细给我讲讲。”亚特来了兴趣,他不知道什么样的捷径会让原本百分之五的孳息陡然增加四倍。
  “圣团骑士的正式成员是禁止拥有私人财产的,但是他们之中也有许多人在家乡有父母亲眷,所以三年前圣团颁布了一条规定,凡是在圣团中侍奉五年以上的普通骑士和军士(包括农人修士和神甫)享有一项特殊救济权,他们一生能向圣团申领一笔不超过三十万芬尼的借款,五年之内还清。这笔钱直接通过内部流程处置,最快三天就能申领到。”卢卡没有说只要按时归还钱款,这笔借款是不收取任何孳息的。
  卢卡一脸成竹在胸的模样,“我刚好知道有个圣团的骑士达到了申领的年限却还从未使用过特殊救济权。”
  亚特了然,显然圣团骑士中有人将这项救济的权利变成了谋利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