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抢救大明朝第517章 大顺咋又不顺了呢?,抢救大明朝第517章 大顺咋又不顺了呢?_历史军事_新顶点小说 2019老版太子报
新顶点小说 > 抢救大明朝 > 第517章 大顺咋又不顺了呢?

第517章 大顺咋又不顺了呢?

大顺永昌三年,盛夏时节,江陵城。
  
  夏蝉嗡嗡而鸣,似乎没有断绝的时候儿,吵得江陵行宫大殿上的君臣们一个个心烦意乱。
  
  说是大殿,其实一点也不大,不过是这处王府历经两次浩劫后剩下的最体面的一座殿堂。但是在挤进那么多人后,就一点显不出宽敞了。而且现在天气又热,虽然在大殿四角放了几盆冰块,但还是减不了这里面的燥热之气。一个个蓝布乌纱的大员们站在那里,看着从虎牙山回来后就没展开过浓眉的李自成,大气儿都不敢喘一声。
  
  今天被叫来参拜的,都是老营老人,连前一阵非常得宠的黄澍都不在其列如果把左良玉、左梦庚看成独立势力,黄澍也是三臣了!
  
  而且他还坑死了上一任的老大左梦庚一家李自成多迷信一个皇上?怎么可能真的信任这个“妨主”的黄尚书?
  
  所以在不久之前,李自成就给了黄澍一个重任,跟着来访江陵讨救兵的大西国(是王国了)右相严锡命入川,去面见张献忠张献忠这个人比李自成难伺候多了。李自成也挺凶残,但是他还讲点理,不会没来由的杀人。
  
  而张献忠杀人不需要理由,想到杀就杀呗,管你是谁?
  
  所以李自成手底下干久了的文武大员没人愿意去四川见张献忠,黄澍新来的,不知道厉害,所以就去了。能不能活,就得看造化了!
  
  不过黄澍即便没去四川,今天也没资格出现在这座闷热得要死的大殿里面。
  
  因为今天要讨论的事情,必须防扩散!
  
  李自成手里拿着两份奏报,一份是袁宗第、白旺联名上的,报告了襄京、南阳二府阶级斗争的新动向那里的百姓已经忘记了皇爷李自成的大恩,全都被朱慈烺、朱聿键蛊惑起来和大顺为敌了。
  
  虽然南阳府城和襄京府城暂时无碍,但是别处就保不齐了!
  
  而袁宗第和白旺又心疼老营兵的家眷,不想让他们成为襄京、南阳农民们复仇的对象,所以就尽可能将他们集中到襄京城。
  
  而这么一来,又进一步加了大顺朝在两府乡村地区统治的崩溃!
  
  不过来自襄京、南阳的坏消息并不是最让李自成恼火的。懂点军事的人都知道,襄京是铁打铜铸的坚城,不会那么快陷落。
  
  只要襄京不丢,大顺在湖广北部的局面就能勉强维持。
  
  而且由襄京沿汉水退往郧阳、汉中的道路也不是那么容易切断的,所以即便战局不利,李自成摆在襄京的部队、物资和老营家眷,也能沿着水路退走。
  
  可是来自驻守汉阳府的刘芳亮的奏章,却让李自成感到非常失望由袁公堤和龟山炮台牢牢守护下的汉口镇在明军起进攻后,守了不到十五天就陷落了。
  
  而且这十五天的城池攻防战打得一点也不激烈,明军总共只起了一次冲锋就是在战役开始后第十五天起的攻破袁公堤的那次冲锋。
  
  在这之前,明军就是在挖壕沟和布置一种可以抛射爆裂弹的巨炮,然后进行没完没了的炮击
  
  袁公堤虽然能扛住直射的实心弹,但是却挡不住从空中沿着抛物线落下的开花弹!
  
  而不断落下的开花弹,则让守御袁公堤的大顺军官兵伤亡惨重,士气也非常低落他们从没见过这样的武器,而且也不能想象敌人拥有如此之多的火药,似乎永远都消耗不完。
  
  所以当明军起冲击时,那里大顺守军早就已经精神崩溃,无力抵抗了。
  
  而汉口镇的失守,也让龟山炮台处在这种可怕的“抛射火炮”的火力覆盖范围内!因为龟山距离汉水的北岸堤坝不足两里,二十磅臼炮完全可以够得着。
  
  而布署在龟山上的顺军红夷大炮(只有四门)和大将军炮(有几十门),因为射击死角太多,所以根本够不着布置巧妙的明军臼炮。
  
  而龟山炮台一旦被完全压制,明军的长江水师就能通过封锁线,进入荆江水域
  
  “皇爷,朱慈烺欺人太甚了他才多少人马来湖广?怎地敢三路进兵和额们打?额看他这是在找死!”
  
  说话的是权将军刘宗敏,他可真是被朱慈烺“乱拿剧本”的行为给气着了,恨不能马上带兵去杀了朱慈烺。
  
  “他在找死?”李自成眄视着刘宗敏这个粗逼,“你有法子了?”
  
  “这个”刘宗敏道,“额有甚法子?额只知道额们在湖广的人马不比姓朱的少!而且额们的人马还能集中到一处,而朱慈烺却必须分兵。”
  
  李自成点点头,这粗逼还是会打仗的。
  
  他又瞧了眼田见秀:“玉峰,你说。”
  
  田见秀说:“皇爷,捷轩说的不错,额们莫管他几路来,只管一路杀过去!”
  
  “杀哪一路呢?”李自成又问。
  
  “杀襄京、南阳去!”田见秀大声道,“他娘的竟敢抢老子的地,不叫他们知道厉害,额的田姓以后倒着写!”
  
  “田倒过来还念田!”李自成提醒了一声,殿中则是一片哄笑。
  
  顾君恩则一脸凝重:“不能回襄京、南阳。那是四战之地,夹在鞑虏和朱贼当中。额们即便能击退朱贼,鞑虏紧跟着杀过来怎么办?而且这人心”
  
  李自成点点头,默然无语。
  
  顾君恩接着说:“而且回师襄京、南阳后,还怎么入川?不入川,三分天下之势如何能够形成?皇爷,老兄弟们跟着您打生打死那么多年,可不能没个下场!”
  
  李自成的眉目纠结着:“说的是啊额不能对不起老兄弟们!”
  
  这话说的已经有点叫人丧气了,不过乱世中的一方领,总是要做各种打算的。
  
  顾君恩说:“退而可入川就得在荆州、岳州一带和朱贼决战了!”他斟酌着,“而且不能拖延,一定要抢在龟山炮台被朱贼打垮前决战!”
  
  李自成眉头皱得紧紧的,自言自语道:“朱贼在江南的大营是打不动的江北的那个桥头堡看着也坚固非常,又小又硬,难打得很!”
  
  攻城本来就不是大顺军拿手的活儿,同时筑城、守城又是克难新军的特长南京讲武堂里面有专门的“筑城科”,就是传授怎么修棱堡的。
  
  虽然也是个成班,但是学到的知识用来对付李自成的大顺军足够了。
  
  所以李自成也不指望自己的军队能强攻夺取江陵城南那个浮桥的桥头堡了。
  
  “皇爷,”顾君恩思索着说,“臣知道石县城外有一座石山,西北紧邻长江,高约五十丈,如果在其上布署大炮,就可以封锁江面。”
  
  顾君恩是湖广承天府钟祥县人士,地主家庭出身,又是中过秀才的知识分子,年少时游历湖广多处,要到过石,对那里的地形非常熟悉。
  
  “要过江去?”李自成还是有点担心。
  
  顾君恩摇摇头道:“石山占地不大,摆不了大兵咱们可以先示之以威,吸引明军东援,再以精兵守山,在江北布设疑兵。而后主力北渡长江,挥军西进,看看能不能打破虎口渡大营和江北桥头堡。
  
  如果能够得手,那么荆州府全境和施州卫就能被皇爷夺下,入川之途就坦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