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将氏宛舟三十一 千窟城 14,将氏宛舟31 1000窟城 14_玄幻2019老版太子报_新顶点小说 2019老版太子报
新顶点小说 > 将氏宛舟 > 三十一 千窟城 14

三十一 千窟城 14


  看到胡九手上的蓝色石头,翠儿的眼中闪过一丝动容,随即便看到胡九手中绣帕一抖,残缺莽图消失在绣帕之中。
  “你来做什么?”
  翠儿暗暗握紧拳头,心道:“慢了一步,本堂主的宝物居然被这小胖子先寻到了,莫非他识货?”
  “翠儿特来看看将公子的伤势。”
  “看什么看,人都给轰没了,死了!”
  “那......奴家岂不成了望门寡?”
  “呵呵。”
  胡九一脸的鄙夷,心道:“这娘们必定也知道蓝石便是残缺莽图。”
  “你跟我做什么?”
  “将公子赢了比武招亲,翠儿便是公子的人,你是公子的兄弟,我不跟着你跟着谁?”
  “那你跟在我身边为奴为婢?”
  “翠儿愿意。”
  “那好,你去把半死不过的两个背会到城中。”
  “是。”
  翠儿过去夹起雷云龙,又一脚把慕容青踢飞到肩膀上,一个弱女子抗两个人丝毫不费力气。
  胡九急忙打开了葫芦盖,见将宛舟的身体与太岁本体连在一起,五官之中只有眼还露在外面,一条胳膊荡漾在鼠爷的米酒当中。
  他心道:“不知道这太岁好不好使,别等出来之后少些零部件,到时候可怎么跟老主子交代。”
  随后他又看到葫芦之中还有一件亮光闪闪的黄金羽衣,心里又是一阵不爽:“居然跟老娘抢宝贝!”
  看到前面走的大摇大摆的翠儿,胡九一脚踹在她屁股上,“把人背好!”
  翠儿弯了弯腰,继续向前走。
  等到了城郭的时候,翠儿便开始了她精湛的演技,背着慕容青拖着雷云龙显得无比的吃力,乞丐们看到此等情况,哪个不上来帮忙,翠儿连声道谢,又讨好似的看了胡九一眼。
  鼠爷赶忙来到此处,“那位跛子兄弟呢?”
  “他,先走了......”
  “少侠如此恩义,也不留下喝顿酒再走。”
  胡九心道:“两斤酒要了小主子半条命,再喝一顿,这条命不得搭进去。”
  随即他看到了城里一尺厚的尘土,上万人正在一车一车往外清理。
  “鼠爷,这二人需要休养两日,不知可方便?”
  “怎么不方便,城主府少侠随意安排。”
  “多谢了。”
  一行人走入城主府的路上,见广场上坐着一人,胸部以下都被埋在了黄土之中,就连眼睛上都蒙了一层黄沙,像是一座沙雕。
  鼠爷早就撤去了幻术,霸天虎愣在当场久久不能动作。
  突然听他喊道:“为何不杀我?”他脸上的黄沙簌簌般落下。
  鼠爷头也不回。
  “就这么放我走?”
  鼠爷已经走进了城主府。
  霸天虎又是久久没有动弹,六十年来的亲情,阴谋,篡位,本以为自己可以死的壮烈,好歹吐出一句豪言壮语,也不枉英雄一生。
  然而,他这个不孝子,野心家,就这么被无视了,鼠爷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
  打扫的人群推着小推车从他身边走过,丝毫不在意他是个武尊巅峰的强者,半天之前还是这千窟城的城主。
  为什么?为什么?
  难道自己在所有人眼中,其实一直都不值得一提?
  他终于明白了,自己就是个跳梁小丑,即便是真气泉眼遭受重创,鼠爷想要拿下他也轻而易举,让鼠爷忌惮的,只是他背后的势力。
  七年来,他在城里竖立的威信,收买的人心,其实都只不过是逢场作戏,鼠爷甚至都不用说一句话,他回来,这座城就是他的。
  霸天虎仰天大笑,这是梦,这是一场梦,等明天醒来,他还是鼠爷的干儿子,还是千窟城受人喜爱的少主。
  他笑了一夜,直到自己的喉咙再也没有办法发出任何声响,他变成了哑巴,神情呆滞。
  一位壮硕的男子从他面前走过,那人少了一条胳膊,身上挂着十几串佛珠,随便一脚便将他踢到了一旁。
  霸天虎心中一喜:“居然还有人愿意踹我一脚?”
  他赶忙跟了上去,拉住那人空空的袖管,口中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那人始终没有看他一眼。
  他愣在当场,过了许久,他抢了一个孩子的棒棒糖,那孩子吃惊的四处寻找,无视了站在他面前满脸黄沙的男子。
  找了一会儿,这孩子又蹦蹦跳跳的去找其他小朋友玩耍。
  他想走近一间酒肆,他饿了,站在门口的时候被迎面倒了一桶泔水,泔水内还有一些饭菜的残渣,三条野狗从远处跑了过来。
  他急忙把剩菜护在身前,三条野狗呜咽一声爬在一旁。
  “连狗都不愿意理我?”
  此后的千窟城便多了一个疯子。
2019老版太子报  一日之后,慕容青醒来,身上有些酸痛,但是伤口已经完全愈合,真气也恢复了不少,可自行运功疗伤。天凰精血果然是不可多得的至宝,胡九给二人用的都是相同的伤药,雷云龙至今还昏迷不醒。
  第二日,雷云龙模糊的睁开双眼,体内气穴仍有所淤积,司幽蓝的修为何等强横,直接打碎了他几天经脉,但好在胡九这边上好的伤药不断,不会伤及根本。
  再休息一日,几人便同鼠爷辞行,鼠爷自然是万般挽留,但是古青阁的招生大典在即,众人还需要穿过胭脂国,故而也就不多强留。
  慕容青突然问道:“小跛子呢?”
  胡九红着双眼,鼻子开始抽泣起来,慕容青心中升起一丝悲凉:“对战之时还看到小跛子只是重伤,他又能如同再生一般的恢复,为何会......难道是?”
  胡九点了点头:“就是你们杀了我兄弟!”
  雷云龙与慕容青对视一眼,各自表露出愧疚之情。
  “不,不会的,你肯定是骗我,那小子心脏被穿个窟窿都死不了,怎么可能......”
  她越说越不自信,最后竟然呜咽起来。
  雷云龙转头看着翠儿问道:“她为何也跟来?”
  “照顾我兄弟的饮食起居。”
  “他还没死?”
  “死是死了,说不定还能再活过来呢。”
  说着,胡九把一块面皮贴在雷云龙脸上,面皮仿佛生了根一般,比他自己的易容术强了千百倍。。
  慕容青一边抽泣一边偷偷瞄着胡九,不知道他那句话是真,那句话是假。
  翠儿紧紧的跟在身后,背着鼠爷送到各种宝物吃食,胡九与慕容青明明都有空间法器,却一个也不拿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