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超神无敌医王第64章 风哥,超神无敌医王第64章 风哥_都市言情_新顶点小说 2019老版太子报
新顶点小说 > 超神无敌医王 > 第64章 风哥

第64章 风哥


  在这里,没有任何东西不揭示上个世纪的西方风格。
  精致和奢华。
  此时,在这张床上,有两个人,正在做着与这个房间气质格格不入的事情。
  徐好,燕故意坐在床边,秘书给了他一支烟。
  时间回到下午,夏寒离开办公室后不久,严三洛故意在外地度假的父亲严三洛打来电话,他生气地骂了一顿。
  并命令他不要继续阻碍夏涵的发展道路。
  这一次,毫不奇怪,他的父亲站在夏涵的一边。
  难怪夏涵笔下的仙女长得那么漂亮,跑得那么好。它不仅在中国很受欢迎,而且在国外也很受欢迎。
  即使做得很好,也比一些国外着名音乐家的肩膀地位高。
  公司一定要利用这段时间,赚大钱,或者盆满钵满的那种钱,可以让公司的股票直接上涨10%。
  这是一个如此好的机会,严三洛不会放过。
  他非常生气,几乎把一个反对他的股东揍了一顿。
  终于还是忍了下来,回到别墅,寻找失落。
  时间回到了现在。
  严故意硬抽了一根烟,一股浓浓的烟直冲进肺里,让他咳嗽起来。
  “咳咳!这个叫夏涵的女人是从哪儿听来这首歌的?”阎故意咬牙切齿,他可以预料,他在众人面前这样诋毁夏涵的名声,一定会成为夏涵的“婚纱”。
  秘书善意地拍了拍严的后背,“也许,在她身后,有人在帮助她。”
  “是谁?严穗故意犀利的眼神,想把夏寒的刀锋割回来帮他一把。
  秘书:“这个不知道。”
  她想了想,犹豫地说:“邵东,你认为这个人是夏涵的丈夫吗?”
  严冬故意在脑海中浮现出叶青峰的身影,当即否认,“这不可能,这个平庸的人,怎么能做出这么好的歌,来帮助夏涵。”
  潜意识里,他认为叶清风是那种运气好、女神偏爱“穷丝”型的男人。
  吃软饭!
  秘书摇摇头,不再说什么,在这小董面前,智商并没有继承父亲的遗产,而是算了一下,谁说她只在乎他的钱。
  在秘书的眼里,越是平庸的男人,她越觉得自己不简单,否则,夏寒怎么能看出来,仍然最愿意给他生个孩子。
  如果秘书知道夏寒为什么要给叶青峰生孩子这件事,怕会羞于在地上挖个洞钻下去,因为她猜到没人是对的。
  叶清风并不平庸,夏寒以前也不喜欢叶清风……
  “还有什么办法能阻止这个女人踩到我的头吗?”严故意不让夏涵踩他的头。
  沉思片刻后,秘书说:“现在要想阻止夏涵,唯一的办法就是抓住她的手。如果她掌握在我们手中,我们就不敢太傲慢。”
  “把柄,这个女人平时生活井井有条,没有任何黑点,唯一的把柄已经被我们扔掉了,现在去哪里把柄呢?”
  秘书故意摸了摸燕的头,娇笑着说:“没有把手,我们可以把这个把手给啊,想想开始的时候,你是怎么得到我的?”
  严故意说了一些尴尬的话,起初,那个女人不是他的秘书,而是他在一次鸡尾酒会上遇到的,当他瞥了她一眼的时候。
  然后找个人给它——y,这正是秘书抓开子的意思,两个人有同样的品味,所以现在就是这个样子了。
  “你是说我应该为夏涵举办一个鸡尾酒会?”
  秘书点点头,小声说:“到那时,你就能拍下她不雅的行为了。她让我们负责吗?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
  听了,燕故意眼发,是的,他以前没有想过,果然,他太笨了。
  …
  别墅外,叶绿风负手而立,寂静如霜,这愤怒的感觉,多久没有在叶绿风心中燃烧。
  抬起脚步,叶绿风慢慢走进别墅。
  在房间里偷取欢乐的燕故意和秘书在一起,却不知道,危机逐渐降临到他们身上。“言归正传,我正在找人组织一个聚会,为了庆祝夏涵专辑发行的成功,我已经找到了组织聚会的理由。
  燕故意拿起地上的衣服,穿了起来。
  “我不想跟着小董走,我想先休息一下。”说着,秘书显出疲惫的样子,把自己盖上被子。
  燕的魅力是邪恶的——火必须重新点燃。
  穿好衣服后,燕故意离开。
  可是他刚跨出一步,一座大山就把他压得喘不过气来,他跪在地上。
  “小盾?秘书大呼小叫一声,下床想扶起燕故意,但她刚下床,同样一股压力倒了下来,她直接把整个人倒在地上。
  “嗯……这个有多重?”
  他们觉得自己的身体不是自己的。
  咦咦咦……
  严某故意西装被撕破几处伤口,一股红色的血涌了出来,让他忍不住痛了起来。
  秘书也好不到哪里去。她出现了,她的身体开始瓦解,她的伤口裂开,她的皮肤年轻而柔嫩,很快就被血染红了。
  “发生了什么,身体,感觉就要被撕裂了。”此时,阎故意肢体五官太好,简直是压垮不了,尤其是疼痛。
  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他的皮肤被割破了,不,几秒钟后,他的整个身体就会被撕裂。
  大脑在颤抖!
  拍摄!
  房间门突然打开,叶绿风负着手,一步一步慢慢地走来。
  “这是……你!”阎故意眼里充满血丝,难以说出这两个字。
  当他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脸上的肌肉被撕开了一个大洞。
  刺骨的疼痛使他想要爆发出来,但他不敢。他害怕伤口会变得更大,他会死得更快。
  叶青峰拉了一把凳子,光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很痛!叶青风的黑瞳,让燕故意恐惧到极点,那一刻,他似乎感觉到,阎王的目光没有这个人恐惧。
  叶青风手轻轻一挥,严冬故意对着身上的泪痕毫无感觉的消失了。
  扑通!
  严某故意摔倒在地,剧烈的呼吸,他感觉到了,现在呼吸很平稳,有一种说不出的凉意。
  他没有在痛苦中哭出来,不是他的忍耐力强,而是身上无数的伤口,让他感到麻木,仿佛,没有那么痛苦。
  “啊!”
  他一说完,痛觉神经就像荷尔蒙一样,突然回到了大脑。
  叶青风伸手向床头柜的烟盒,拿出一支烟,给自己点上,抽了一口。
  “你,怪物!
  燕故意向叶青吼风。
  叶青峰微微抬起眼睛,若有所思地说:“你说得对,别人都这么叫我。”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你吗?”叶清风似乎在自言自语,
  “最初,半个月前,当你让xiahan遭受网络舆论的,我想找到你,但是,我希望她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压制民意,而不是要求我做一些事情,但是你仍然想阻止它。
  最使我不高兴的不是这些事情。就是你刚才所说的话。”
  “所以……叶青凤冷冷的哼着,燕故意侧着身子在一池血泊中撕心裂肺吼起来,一群青绿的火侵蚀着她的身体。
  不久,秘书吞下了炼狱里的火干净了,连剩下的血泊也不见了。
  目睹这一切,严故意颤抖。
  眼睑随着眼窝的收缩一般,瞳孔如死灰般发白,要从眼窝突出来。
  他苏醒过来,吞下嘴里的口水,对着风连连磕头绿叶。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有意冒犯你的女人。如果我知道,我就不敢了。我发誓,只要你今天放过我的弟弟,我的弟弟一定会把公司里的资源尽其所能地推到夏涵身上,还撤掉了水军,还夏涵一个清白无辜的人!”
  他担心,即使只是一瞬间,死亡也不会发生。
  但只是秘书的死路,太可怕了,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他绝对无法承受这一切。
  叶青峰轻轻地吹了一根烟头,用手一扔,“这句话,你说的有些迟了,错了,即使你说的早了,也没有用。”
  叶青峰站起身,双手扶着栏杆走向阳台。
  身后,传来“滋滋滋”的声音,燕故意那撕心裂肺的尖叫。
  叶清风轻轻地飘在空中,一只手,一缕火苗袭击了别墅,整个别墅燃烧着蓝绿色的熊熊大火。
  叶青心里仍然很满足,风在半空中消失了。
  别墅周围的居民看到大火人人,连忙叫来消防车,但消防车来晚了,当赶到时,已经是一片灰烬。
  …
  不久。四十分钟过去了。
  夏寒刚洗完澡。没有睡衣给她,所以她穿了一件短t恤和牛仔裤。她拿了条毛巾,擦了擦她长长的黑发。
  略带水痕的长发和肌肤在灯光下泛着些许光泽,如同常人所说,如水芙蓉。
  她踩在叶妈妈的拖鞋上,走到电视机下的碗柜前,拿出吹风机吹她的头发。
  “我能帮你吗?”你们庆丰问道。
  夏寒想了一会儿,觉得自己吹这么长的头发不容易,就说:“你可以帮忙,但不要看它,不要动。”
  叶青峰有些无言以对,帮你有这么多的理由。
  拿起吹风机,插上电源,叶清风轻轻地扶着夏涵的长发,吹了起来。
  夏寒坐在凳子上,双手放在膝盖上,握紧拳头。
  当风碰到她的头时,她的身体明显地颤抖着,身体伸直了。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她拿起手机,扫描了自己感兴趣的应用程序。
  这一点心里变了,叶青峰不知道,他被送到夏涵吹头发,夏涵的头发很好,平时似乎保养得不少。
  抬起她耳朵根部的毛,叶青峰看到夏寒有些红耳朵。
  “你在看什么?”夏寒似乎已经找到了将军,连忙站起来,迎着风。
  “别吹了,快干了。”嘴一放气,叶青的风就会吹起来。
  “今晚,你可以睡在房间里。今晚我将就着用沙发吧。”叶青风洞。夏寒的目光落在了五年前的沙发上。
  扶手已破烂不堪,还有几块浅黄色的海绵突然冒出来,再看看叶青风的身影,睡在这样的沙发上,一动身子就会随意地滚到地上。
  “你怎么能睡在这么小的地方?”夏寒不太高兴地说。
  叶青峰耸了耸肩,“我没办法。你占了房间。”
  叶青峰也看了看自己的房间,家里有三个房间一个厅堂,一个家长房,一个房间,还有一堆废墟小房间。
  活着是不可能的!
  半环。
  夏涵的手指紧握在一起,前后扭动着。“否则,你可以和我一起睡在房间里!”
  叶青峰被夏寒的这个提议说愣了一下,她有没有感觉到自己的魅力,想做点什么?
  叶青峰的脑子有些胡思乱想。
  刚,这胡思乱想刚起来,被夏寒给呛破了,“别想了,你屋里还有多余的被子,打地铺去吧。”
  说完,夏寒走到房间里。
  刚进屋,夏寒又伸出手去洗澡。
  叶青峰洗完澡,回到房间,夏寒正坐在窗前,明亮的大眼睛望着天空闪闪发光的星星。
  “你喜欢看星星吗?”叶青峰坐在床上问。
  夏寒微微点点头。“当我在家的时候,我心情不好。我妈妈会带我去看星星。她走了。”
  “对不起。”
  “没事,已经离开很久了,我也早就习惯一个人看星星了。””夏汉说。
  “那下次,当你不开心的时候,我带洋洋,陪你看星星?”你们庆丰说。
  “下次……夏寒偷偷摇摇头,下次是什么时候?。
  她正要回避暑山庄去。这次恐怕没有下次了。
  叶青峰感到一阵昏倒,夏寒没有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