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诸天万界许愿星第77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1000推荐票加更,诸天万界许愿星第77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1000推荐票加更_科幻灵异_新顶点小说 2019老版太子报
新顶点小说 > 诸天万界许愿星 > 第77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1000推荐票加更

第77章:恶人自有恶人磨 1000推荐票加更


  “司机佬,你的行为是敲诈。”李凌及时介入,语气很淡然。
  “是又怎样?不爽?报警抓我啰!”司机不叼李凌,把眼线眯成刀锋盯着他,试图以自身气势使他屈服。
  “你确定要敲诈我小弟?”李凌心平气和确认这件事。
  “我敲诈定他!你能怎样!!”司机凶狠地大吼,肥大的脸上面目狰狞,他是在展示凶恶,也像是给他的犯罪行为鼓劲壮胆。
  这一招对小孩子很有效,林宝仔经受不住如此狂暴的吓唬,眼泪哗啦啦往下掉。
  李凌立即安抚他,轻抚他的脑袋:“宝仔,这位大佬只是缺钱花,你不要哭,出了钱便没事,快把钱给他。”
  林宝仔已经是六神无主,现在身边只有李凌这个能拿主意的人,李凌说什么他做什么,赶紧把钱袋子递给司机。
  司机翻开钱袋数了数,布袋里有两百多港钞两百多大陆钞,这个年代一块大陆钞可以换三块多港钞,总价值大约一千港币,相当于他小半个月收入,但他不满意。
  他判断李凌已经害怕,想息事宁人,伸着手继续敲诈:“块头越大,车费越多!还有你的钱,全部拿出来,一个硬币都不准剩。”
  李凌耐着性子讲道理:“大佬,我家里穷,没有带钱,不然我用不着逃港!做人留一线,有的敲已经可以了,不要太过分!”
  “少特么废话!”司机不买李凌的账,威胁着下令:“把你身上值钱的首饰全部拿出来,否则我把车开进警署!你的背包也得打开,我要检查!”
  “你确定要打劫我?”李凌把牛皮包抱在怀里,紧了紧。
  “我劫你到棺材里!再敢多讲一个字,我不止劫你,信不信我还砍你?”司机直接蹿起来,从座位下摸出一把宰鱼刀,指到李凌面前,他在增加恐吓的威力。
  “不要冲动!大佬,我给钱,我钱超多!”李凌马上拉背包,拉到一半停下来,把手伸进去摁了摁,包里响起刚才的对话声。
  ……
  “司机佬,你的行为是敲诈!”
  “是又怎样?不爽?报警抓我啰!”
  ……
  “你确定要敲诈他?”
  “我敲诈定他!你能怎样!!”
  ……
  “你确定要打劫我?”
  “我劫你到棺材里!再敢多说一个字,我不止劫你,信不信我还砍你?”
  ……
  司机听完愣了片刻,勃然暴怒,大声厉喝:“你有录音机?扑街仔你敢阴我!”
  李凌毫不示弱还以冷眼,语气调侃:“阴你又怎样?不爽?报警抓我啰!”他把这句话还给了对方。
  “录音机拿出来,不然我今天斩死你。”司机大脸上憋出一脸青筋,海风吹皱的皮肤涨的通红。
  “不是我小看你,你连斩蚂蚁的胆量都没有。”李凌讥笑的话语非常明显,“把我拉到警署这里打劫,论脑残的本事,你举世无双。”
  脑残是什么意思?司机似懂非懂,他眼下也没有精力纠结这个陌生词汇,他见李凌伸手到车门,拉开一条缝,顿时慌了。
  李凌已经掌握主动,一脚落地上,看向司机淡然说道:“把我小弟的钱还给他,如果你不还,我立刻去警署送证据,我一点苦头不用吃,但你死定咯,咱们可以比比谁的下场更惨。”
  司机凶恶的目光瞬间崩溃,屈辱着妥协,他把钱袋甩到林宝仔怀里,“今天我认栽,你们下车。”
  李凌一动未动,指着林宝仔脸上的泪痕:“你把我小弟吓哭,再赔偿他一千块精神损失费。”
  林宝仔喏喏嘴,想说自己精神倍好,不用赔,但他一见李凌气势这么盛,没敢吭声。
  司机怒容消失,缓和着语气商量:“你让我赔钱也可以,但你必须先销毁录音机。”
  “不赔是吧,你留着请律师。”李凌朝宝仔招招手,落车下去,两条鱼没有拎走。
  “怕你呀!”司机在后面大喊:“我不信你敢报警,录音是我们三个人的,你们不作证,警察判不了我罪,你们敢作证,一定被遣返。”
  等李凌两人走远,司机坐下来生闷气,他过去几年使用这个套路打劫过十多个大陆人,屡试不爽,大陆人一到警署立马缴械,要什么给什么,但今天打鸟不成反被啄,他简直要气炸,‘砰’的一拳猛砸在方向盘上。
  “死扑街,以后别让我看到你,否则见一次砍你一次!”
  他踩动油门,顺着平安街一路向南,驶出几十米拐了弯,把车停在一家招牌是‘顺兴大酒楼’的门前。
  从车厢搬出一筐鱼,放在酒楼大门口,然后去酒店大堂联系客户,不一会儿,领着一位厨师打扮的工作人员出来接收。
  俩人应该比较熟悉,厨师并不验货,收下单子,直接付钱。
  “咖喱哥,余下的货全是‘富贵海鲜’要的,不能去晚,你忙先,有空请你吃宵夜。”司机打声招呼,挪着胖大的身子去了驾驶座。
  “大头哥请客,我一定到场!”厨师热络摆下手,他搬着鱼筐进厨房,十几分钟后又跑着搬出来,一脸急躁。
  他蹲下身,拿起一条奇怪的鱼,鱼嘴有明显撕扯的痕迹,他掰了掰,从鱼肚里摸出一个药瓶,瓶子上没有贴标签,他拧开瓶盖,在手心倒出几粒黄豆大小的白色药丸,放在鼻孔闻闻,有一股怪味。
  司机已经消失在街头,厨师紧张得拿着药瓶跑进大堂,找到值班经理,解释这件事,经理查看后直接拨通元朗警署的电话。
  元朗警署距离酒店不足两百米,往常警署的阿sir们都在这里吃饭,所以出警迅速,五分钟不到,一辆警车已经停到大门前。
  警车里走出来两名警员,并带着一条警犬。
  “高sir,我怀疑这药有问题,你快检查检查。”值班经理慌张的交出药瓶。。
  这名警员让警犬闻了闻药丸,马上皱眉:“这药里含有马啡!”
  “什么?真是毒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