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锁轮第三十六章 夜遇陌生人,锁轮第36章 夜遇陌生人_科幻灵异_新顶点小说 2019老版太子报
新顶点小说 > 锁轮 > 第三十六章 夜遇陌生人

第三十六章 夜遇陌生人


  这一天过去,入夜,能量收集了3E,对于往日来说,实是大收获,然而总能量才只有41.5E,离目标尚差8.5E,时间只剩下一日了。
  伏霭内心焦急,忽见远方有一个十几米高的垃圾小山,夜色中可以看出轮廓都是由大物件组成,抱着一丝希望和3个E过去。
  到了近前攀上去才知道自己只是看到一个侧面,“小山”连绵数里,竟然是一堆报废的核动力列车,能量探测仪反馈出一个很高的数值:1.9E。
  伏霭顿时大喜,再一看,位置在左前方深达12米处。
  他和3个E蹲在上方,琢磨着怎么安全地将能量弄出来,眼角余光忽见远方似有一个黑影。
  这些日子他无时无刻不在练习视觉捕捉能力,几乎都成了本能,立即敏锐察觉到有人来了。
  转头看去。
  只看到月色下,一人高速急奔,在垃圾堆上如覆平地,一看就知道不是常人。
  他当即将3个E收进衍生空间,连能量探测仪也收了进去,然后整个人躺下去,希望不被对方发现。
  此时他正在垃圾山堆上,外人极不易发觉,心想多半可以避过去。
  谁想那人直直朝着伏霭的方向奔过来,几个跳跃便上了垃圾山堆,站在了躺在一块钢板上装睡的伏霭身边。
  伏霭顿时就明白,那人肯定隔老远就看到自己了,心里祈祷3个E没有被看到,不然两个人影突然变成一个,怎么都说不过去。
  那人用脚尖轻轻点了点伏霭身子,“小子起来,老子有话问你。”声音沉厚,中气十足。
  伏霭只好假意醒来坐起,时值明月当空,月光充足,只见眼前这人装扮又和佟思雨如出一辙,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样子,身体健硕,枪、刀、子弹挂了一身,眼光耀如闪电,咄咄逼人,左颊骨上有一道疤,冷酷中含有一股子凶悍,整个人竖在眼前,无形散发出莫名的气势,给人强大的心里压力。
  伏霭心中一沉,本能的害怕。
  那人道:“小子不要怕,老子不随便杀人。”
  伏霭很老实的点头。
  “你在这里干什么?”
  一听到对方没问另一人在哪里,伏霭就松了口气,猜想当时一定是因为角度的原因,又隔得远,对方并没有看到两个身影。
  伏霭说道:“我住在这里。”
  那人眉头一皱,四下扫了眼,再瞧伏霭穿着不像是个天天睡在垃圾堆上的人,冷声道:“你撒谎。”
  伏霭心中一跳,缩了缩身子,“我出来捡东西,不知不觉离住的地方远了,大晚上不敢到处跑,所以就在这里将就一晚。”
  这话说的合情合理,如果对方要他带着回家,他不介意回去一趟。
  那人显然没那个打算,手一翻,一张照片出现在手中,伸到伏霭眼前,“见过这个女人没有?”
  伏霭一见,心中直打鼓,照片上不是别人,正是令伏霭印象深刻的郦曼,没想到过了一个多月,还有人来找她。
  伏霭自然不会承认,视线立即从照片上收回,连连摇头:“没见过。”
  那人收回照片,盯着伏霭的眼睛,冷声道:“真没见过?”
  伏霭平静对视,“我就住在垃圾堆里,平时没什么人,我要是见过肯定会有印象。”
  那人一想也是,有必要骗吗?按照人之常情,没必要,郦曼对于这里的人不过是个陌生人,还能关乎到这些人的利益?隐瞒还能有什么好处不成。
  那人沉默了会,也不理会伏霭了,径自跳下了垃圾小山往别处去了。
  伏霭这个时候才感觉到后背湿漉漉的,出了一身冷汗,坐在原地左想右想始终感到后怕,没有一点安全感,起身向相反的方向逃走。
  在列车厢体上跑出二、三十米远,见到两节车厢交错形成的一个小缝隙,恰好够他钻进去,没有多想,顺着缝隙爬下去,进了车厢内部,坐在黑漆漆伸手不见五指的车厢内,这才有了一点安全感。
  就在他进入车厢后没有几分钟,那人去而复返。
  原来那人离开后总觉得有哪里不对,一路想着那几句对话,可怎么想都想不出是哪里不对,那个捡破烂的少年几句回答合情合理,对答如流,目光平静,一点都不显慌乱,也就没有说谎。
  但是他突然意识到,那个少年是不是太冷静了?
  一个靠捡垃圾为生的普通少年,深更半夜遇到一个全副武装的人一点紧张情绪都没有?
  不,不是不紧张,是镇静。
  少年绝对有古怪。
  那人想明白这点便折返了回来。
  月华如水,垃圾山上空旷一片,少年不见踪影。
  那人微微一愕,眉宇紧皱,霎时间觉得自己被人调戏了,还是一个普通的四等公民。
  环眼四顾,他突然扶额笑起来,声音越笑越大,身子都折成了90度,仿佛想到忍俊不禁的事情,止不住笑的冲动。
  这人叫詹炎,是星斗战士一小队的成员,受队长凌云指派来调查郦曼的踪迹。
  当时五小队鱼方海带领整队人持行搜寻锁轮任务,最后失败归队,十人变为九人。
  鱼方海递交了一份队员联名的任务陈述报告,在任务陈述报告里清清楚楚写道:郦曼暴雨夜中突然失踪,原因不明,搜寻未果,推测原因是找到锁轮,带锁轮逃逸。
  后面例举了推测理由十条,条条分析得头头是道,让人不得不信,说是推测,基本上是落了实锤。
  佟思雨和竺丘原想着安一个郦曼以下犯上不愿接受军事法庭审判,从而带罪逃逸的罪名,但是这个理由实在太过牵强附会,报到队长鱼方海处,鱼方海初时并不知道郦曼已死,认为事情不能做得太绝,做人留一线,何况郦曼在队里待了有两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于是要按失踪处理,日后郦曼出现,自然由她自己去解释失踪的原因,到时怎么判定军事法庭自有条款依循。
  佟思雨无奈,将实情倒出,鱼方海当真大为惊诧,正如竺丘所说,郦曼要有多倒霉才会死在一个普通人手里,这离奇到匪夷所思的事就算如实报上去,也不会有人相信,反而黄泥巴抹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其实这事已经是黄泥巴上裤裆了,似乎不可避免。